商务热线:0576-80687600
【美日分析】:“制造强国”互联网工业先行
发布时间:2015-01-15 点击次数:2545次

      互联网工业是生产模式异质化定制的工业形态。传统工业由于对市场信息利用不发达,市场需求信息无法实时地反馈到工厂车间里面来,营销人员反馈回 来的信息都是市场共性需求,因此只能采取标准化、批量化大规模生产方式,生产出的产品只能满足市场共性需求,再加上由于对市场信息反馈滞后,产品生产后可 能会出现供过于求的问题。互联网工业改变了工业对市场信息的利用方式,实现了生产与消费者需求的有效对接,由于电子商务和工业物联网的高度发达,个性化的 需求信息都能够实时地传递到生产第一现场,工厂车间能够利用市场实时信息进行定制化、个性化和小量化生产,生产出的产品是按需定制,不存在供过于求的问 题。

      互联网工业是生产要素根据信息资源动态配置的工业形态。传统工业生产要素的配置取决于生产者掌握的生产资源,生产者根据已掌握的生产资料进行生 产要素配置,实现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质上相适应和量上成比例。互联网工业生产要素的配置取决于信息资源。由于电子商务和物流物联网的高度发达,生产者能够 完全掌握产品市场需求、原材料市场和劳动力市场等信息资源,能够根据市场需求动态配置、采购和调度与之相对应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能够实现生产资料最优化 的配置。

      互联网工业是产业链社会化大协作的工业形态。传统工业企业生产过程协同只能在企业内部各个部门之间、不同车间之间实现小范围协同。由于供应链、 客户关系、制造执行、企业资源、工业物联网等系统和平台的充分应用,互联网工业实现了整个供应链上的企业和合作伙伴共享客户、设计、生产经营信息,将生产 过程协同扩大到了全供应链条甚至是跨供应链条上,实现全生产过程优势资源、优势企业的网络化配置,实现了真正地社会化大协同生产。

      互联网工业是追求附加值最大化的工业形态。传统工业的目标是实现工业总产值最大化,互联网工业追求的是产品附加值最大化。传统工业企业在规模报 酬不变的情况下,追求工业总产值最大化以达到工业利润的最大化。互联网工业则是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不断完善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市场营销、售后服务等产品 全生命周期信息集成和跟踪服务,逐步建立以服务为核心的产品设计和整体解决方案,拓展在线实时监测、远程故障诊断、工控系统安全监控、网上支付结算等增值 服务,实现了规模报酬递减的情况下产品增加值的最大化。

二、营造互联网工业发展的系统环境

      一是将发展互联网工业上升为国家战略。当前,许多发达国家已经充分认识到互联网引领工业生产方式变革、拉动工业经济增长的重要作用,美国“制造 业回归”、德国“工业4.0”等战略的实施充分证明推动互联网与工业的深度融合已成为多国发展未来工业的重要手段。我国政府应顺应互联网向工业领域加速渗 透和扩张的趋势,充分发挥我国工业体系门类齐全、工业规模世界领先、核心技术创新活跃的优势,将发展互联网工业上升为国家战略,作为我国建设“工业强 国”、“制造强国”、“网络强国”的重要抓手,制定未来五年或更长时间发展的主要目标、重大任务、行动计划和保障措施,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将互联网转变为 工业生产力。发展互联网工业,也深刻契合我国政府提出的“建设网络强国”总体战略,是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发展信息经济的重要路径之一。

      二是加快推动传统工业向互联网工业转型升级。当下,国内的一些传统工业企业纷纷试水了互联网化转型战略,通过生产方式升级提升了生产侧的生产效 率,通过制造服务化转型加深了消费侧的服务体验,积累了不少互联网应用创新实践经验,已经具备发展互联网工业的较好基础。建议政府加大对传统工业企业向互 联网工业转型发展的政策扶持力度,出台鼓励重要领域关键技术研发的财税政策,在钢铁、石化、装备制造、电子、汽车、家电、家具、服装等重点领域的重点企业 实施互联网工业重大培育工程,激发企业创新活力,打造互联网工业发展的样板。

      三是集中社会力量增强互联网工业发展的可持续性。积极组织科研单位、第三方机构和重点企业等各方力量,通过专家研讨会、专题论坛、学企联盟等形 式,开展对互联网工业本质特征、发展路径、未来趋势、衡量标准等内容的研究,评估互联网工业对中国经济运行所带来的变革程度,推动工业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 合作交流,探索发展互联网工业的新机制和新模式。人才短缺一直是掣肘产业发展的瓶颈,发展互联网工业同样要注重人才,特别是既懂工业技术又通信息技术的复 合型人才的培养和引进,为互联网工业的持续发展提供活力源泉。

      四是为互联网中小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的生存发展环境。互联网企业是推动我国传统工业向互联网工业发展的生力军,发展互联网工业离不开千千万万中小 互联网企业的信息服务,因此需要为中小互联网企业发展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研究制定鼓励和扶持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专门政策,建立互联网中小企业发展专项基金 或引导资金。进一步完善风险投资和创业投资体系和机制,重点向互联网产业倾斜。在“营改增”过程中,把带宽和内容采购的费用纳入抵扣范围。制定针对互联网 大企业和电信运营商的业务规范和服务标准,规范其竞争行为和市场份额边界,为中小企业留出发展空间。减免互联网中小企业的专利申请和维护费用,加大对互联 网企业申请驰名商标、知名品牌的扶持力度。鼓励互联网中小企业在国内上市融资,降低上市门槛,简化上市程序和审批流程。由行业协会牵头,加强网络诚信体系 建设。